□晨報記者 程艷 綜合報道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地時間16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會見秘魯總統烏馬拉,表示中國同巴西、秘魯一起共同發表聲明,就修建橫跨南美洲大陸、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兩洋鐵路進行合作。
  [合作協議]
  籌劃多個大型鐵路項目
  習近平表示,中方重視同包括秘魯、巴西在內的拉美國家開展基礎設施建設領域互利合作。今天,我們三國將就開展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兩洋鐵路合作共同發表聲明。建議三國組成工作組,開展包括規劃、設計、建設、運營在內的整體合作。中方願就此與秘魯、巴西方面保持溝通。
  秘魯總統烏馬拉表示,秘魯願同中國和巴西共同建設好兩洋鐵路,造福三國人民。
  此前,巴西總統羅塞夫在接受中央電視臺專訪時表示,非常希望中國加入到巴西的鐵路建設項目中。她說,中國在鐵路建設上擁有成功的經驗和成熟的技術,希望中國能夠幫助巴西開展鐵路建設。
  巴西駐華大使萊昂近日在接受新華網專訪時介紹,目前巴西正在開展基建現代化的重大項目,尤其是鐵路建設。中巴之間鐵路建設合作主要在貨運鐵路方面,雙方在這一領域正在開展很多大型項目。
  據瞭解,習近平訪問巴西期間,兩國預計將簽署一個鐵路部門的合作協議,以支持兩國企業建立伙伴關係,從而申請巴西的特許經營權。
  其中,中國鐵建將尋求同巴西的合作伙伴關係,競投馬托格羅索州和戈亞斯州之間的鐵路特許權,中國中鐵則對興建一條從馬拉尼昂州到秘魯的鐵路線項目感興趣。
  [政治意義]
  打破美物流方面的壟斷
  “兩洋鐵路”並不完全是個新話題。2006年,時任墨西哥總統福克斯表示,計劃發展連接薩利納克魯斯港口和誇察誇爾科斯港口的鐵路工程,為船運公司提供經巴拿馬運河和美國東岸港口以外的另一個選擇。2011年,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透露哥倫比亞籌建連結太平洋岸及大西洋岸的兩洋鐵路。
  從經濟角度而言,鐵路運輸的成本與效率較難與巴拿馬運河相比。有專家估計,如果通過鐵路運輸,運輸成本將比運河高出一倍,加上鐵路的運輸能量比運河小得多,而且鐵路運輸在港口的裝卸工作也會拖延不少物流時間。
  然而,從國際政治角度來看,兩洋鐵路可以打破目前美國控制下的巴拿馬運河對國際物流的壟斷地位。而且,鐵路網基建對拉美國家自身的經濟發展有重要意義,中國也可以輸出鐵道設備與技術,提振本國的出口貿易。中巴秘三國聯手建兩洋鐵路將是互惠共贏之舉。
  [深度分析]
  中國“鐵路外交”正受到全世界關註
  外媒也紛紛發表文章,比喻“中國鐵路想請全世界上車”
  □晨報記者 俞潔 綜合報道
  中國、秘魯、巴西三國16日就開展兩洋鐵路合作共同發表聲明。
  分析人士表示,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國鐵路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作為“拳頭產品”在世界上的名片效應也越來越明顯,中國的“鐵路外交”正受到全世界的關註。就連英國廣播公司(BBC)15日也以“中國的鐵路夢”為題,表示“中國鐵路想請全世界上車”。
  “推銷員”李克強為合作鋪路
  時間向前推至今年5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上任後首次訪問非洲,訪問期間,“鐵路外交”迅速拉近了中國與非洲的距離。
  李克強先是幫助中國鐵建旗下中國土木工程集團簽下尼日利亞沿海鐵路項目框架合同,合同總金額131億美元,全線採用中國鐵路技術標準。“這將是中國對外工程承包歷史上單體合同金額最大的項目,不僅刷新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紀錄,也將成為‘中國標準’ 走出去的里程碑。”參加簽約儀式的中國鐵建中土集團董事長劉志明當時說。
  接著,在李克強的見證下,中國和肯尼亞簽署了關於蒙巴薩-內羅畢鐵路相關合作協議,涉及金額38億美元。蒙內鐵路是肯尼亞百年來建設的首條新鐵路,也是東非鐵路網的咽喉,同樣將全部採用“中國標準”建造。
  此外,李克強在非盟演講時還表示,中國願意進一步參與非洲鐵路建設,將在非洲設立高速鐵路研發中心,同非洲共享技術和管理經驗。
  結束非洲之行一個月後,李克強又前往希腊和英國。在希腊,李克強表達了中國投資希腊鐵路網建設的興趣,並表示中方將規劃參與從希腊通向歐洲腹地的鐵路幹線改造。而在英國,雙方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為在鐵路設計和建設方面進行更多合作鋪路。
  在“鐵路外交”中,李克強最重視的還是高鐵。有媒體稱,被稱為“高鐵推銷員”的李克強5次出訪中有4次都明確提到了高鐵,頻率最高時兩次間隔不過一個月。
  去年歐亞之行中,李克強向泰國、中東歐16國領導人介紹中國高鐵。尤其是在訪問泰國期間,李克強親自推介中國的高鐵產品。訪問期間,中泰兩國簽署了《中泰關係發展遠景規劃》,中方有意參與廊開至帕棲高速鐵路系統項目建設,以泰國農產品抵償部分項目費用。
  中國高鐵已在“全球佈局”
  幾十年來,中國鐵路越來越多地通過陸路延伸以及技術和資金參與等形式,向周邊以及其他大陸的國家和地區擴展,被外媒稱為中國的“鐵路外交”。2009年,中國正式提出高鐵“走出去”戰略。次年,原鐵道部針對不同國家成立了十幾個工作小組,這一戰略正式開始運作。中方參與籌建的歐亞高鐵、中亞高鐵和泛亞高鐵,正是這一戰略的三個方向。
  據媒體披露,計劃中的歐亞高鐵從倫敦出發,經巴黎、柏林、華沙、基輔,過莫斯科後分成兩支,一支入哈薩克斯坦,另一支遙指遠東的哈巴羅夫斯克,之後進入中國境內的滿洲里。中亞高鐵的起點是烏魯木齊,經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國家,最終到達德國,與古老的絲綢之路相吻合。縱貫東南亞的泛亞高鐵從昆明出發,經由越南、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抵達新加坡。
  此外,日前有媒體報道稱,中國有意修建一條約1.3萬公里長的高速鐵路,將從中國東北出發,經由西伯利亞,跨過白令海峽抵達阿拉斯加,然後再折向南方,去往加拿大和美國。它將比幾十年前開通的連接莫斯科和北京的鐵路還長3000多公里。在平均時速350公里的情況下,從中國到美國僅需兩天時間。
  這項計劃聽起來很瘋狂,幾乎沒有實現的可能性。不過,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對這條鐵路而言,最大的技術挑戰是穿越白令海峽,為此需要修建一條大約200公里長的海底隧道連接兩個大洲,它的長度將是英法海底隧道的4倍。不過,王夢恕認為,目前已具備修建這條隧道的技術條件。
  “走出去”有助輸出過剩產能
  據《華爾街日報》7月14日消息,世界銀行駐中國代表處7月發佈的一份報告稱,截至去年底,中國高鐵總里程已超過1萬公里,在建高鐵里程超過1.2萬公里,現有高鐵網已遠遠超過其他任何國家。全文洋溢著“壯舉”、“世界一流”等贊美之詞,稱中國高鐵網在高運量的同時保持著良好的安全性和乘坐舒適性。而最重要的是成本,報告稱,設計時速350公里的線路單位成本為每公里9400萬元至1.83億元。設計時速250公里的客運專線(個別除外)的單位成本為每公里7000萬元至1.69億元。國際上,高鐵建設的成本多為每公里3億元以上。
  北京交通大學教授趙堅表示,中國高鐵“走出去”有助於輸出過剩產能。趙堅說,“中國高鐵的規模現在做到世界第一了,其他國家沒有一個像中國這樣建了這麼多高鐵,有這麼強大的動車組生產能力。現在這種能力已經過剩了,並且中國高鐵建設相比以前已經降下來了。能力過剩就考慮到出口,這是產業上的因素。而且,中國高鐵從性價比上講是有競爭力的,客觀上,出口也有競爭優勢。”
  而在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崔新生看來,高鐵是一張很好的外交牌。崔新生說,“這種純技術和資金的合作,不會引起政治對手的敵意和美國在該區域對中國的‘反彈’。”
  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博士、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研究員徐長春將“高鐵外交”與“乒乓外交”和“熊貓外交”進行了比較。他指出,“乒乓外交”和“熊貓外交”是社會層面的。到了今天,我們的外交發展到經濟外交層面,“高鐵外交”從經濟基礎這個層面拉近國家間的關係,這是一個更高層面的外交。
  [國際時評]
  中國為何遠赴萬里修鐵路?
  □新華社記者 齊中熙、樊曦、郝亞琳
  中國為何赴萬里之遙參與修建兩洋鐵路?這條鐵路的修建對拉美諸國以及中國有何現實和戰略意義?
  對此,有關專家表示,修建兩洋鐵路,一是有實際貨運需求,且有利於促進雙方經貿合作; 二是中國鐵路無論在技術、施工、運營還是資金上具備充足實力。
  修建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的兩洋鐵路並非今日才提出。在2011年,就有外媒報道,中國考慮與哥倫比亞修建一條連接哥倫比亞大西洋和太平洋海岸的鐵路,以便利中國商品出口至美洲,並由當地輸入原材料。
  拉美地區物產豐富,無論是礦產資源還是農產品,都在世界貿易中占有重要地位。同時,日益躍升的中國經濟同拉美國家之間的貿易聯繫也越來越緊密。
  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外貿額約占全球貿易總量的30%。特別是近10年來,巴西、哥倫比亞、智利和秘魯等國對華出口增長了10倍,中國現已成為許多拉美國家產品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巴西的鐵礦、秘魯的銅礦,及至周邊國家如阿根廷的大豆等,都大量出口到中國。
  對拉美國家而言,中國的快速發展給其帶來了合作發展空間。與此同時,中拉互利經濟合作不斷深化也推動了巴西中西部偏遠地區大豆的種植,以及秘魯安第斯山區銅礦的建設等。
  除了現實需求外,中國鐵路在設計、施工、裝備製造以及運營方面所具備的綜合實力遠遠超越其他國家。施工周期短、平均造價低、裝備技術世界領先,且有在各種地質條件下建造鐵路的豐富經驗。在運營方面,中國鐵路運輸效率世界第一,並保持良好的安全紀錄。
  同濟大學鐵道與城市軌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孫章表示,中國鐵路成功的範例也促使南美諸國下決心發展鐵路。目前,這些國家鐵路裝備亟需更新換代、鐵路線路需要升級拓展,中國的經驗和設計施工運營隊伍正是這些國家最理想的選擇。
  [數 字]
  中國與拉美“越走越近”
  2
  習近平此訪是他去年就任中國國家主席以來第二次訪問拉美地區。
  10
  近10年來,巴西、哥倫比亞、智利和秘魯等國對華出口增長了10倍,中國現已成為許多拉美國家產品的主要出口目的地。
  80%
  目前,鐵礦石、大豆、石油和紙張占到巴西對華出口的80%。
  830億
  中國與巴西去年的貿易額為830億美元。
  2616億
  中國與拉美地區去年的雙邊貿易額達到2616億美元。  (原標題: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中巴秘要聯手建 設“兩洋鐵路”)
創作者介紹

ie31iezwq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